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神龙高手论坛126999 > 佛手 >

全国中成药年销售超8000亿元西医不能开?中医药大省河北率先松口

归档日期:11-28       文本归类:佛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近日(7月12日)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省卫健委联合发布通知,就非中医类别医师服务有关事宜作出安排,提出五种情况下,西医可以开具中药处方、提供中医药服务,且医师的执业单位掌握关键的考核权。

  分析人士指出,河北省此举无疑给了已经身处绝境的中药,特别是中成药市场以新的希望。就在两周前(7月1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局在发布首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时,已经对西医开中药提出了一系列严格的条件。根据这一规定,几乎所有西医师都无法再开具中成药处方。这对中医药市场可谓是不小的打击。

  而从河北省两部门此次发文内容看,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要想开中药处方,似乎仍然面临重重考验,但实际上门槛已经大大降低。

  如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开展中医药服务的路径之一:取得《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也可与取得中医类别执业医师资格一样,经过执业医疗机构考核,并在相关部门登记,即可从事相应中医药服务。

  业内人士指出,《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虽然实质是微型中医执业证,只能在某一专长执业,但其“门槛”却比中医执业证、中医助理执业证低得多,不但不需要中医方面的学历,而且2018年起,这一证书的取得已由考试改为专家评议,现场考核。报考条件也是两位在职中医师推荐或者在医疗单位工作5年以上的工作证明二选其一。其初衷是为了解决大批民族医、村医等难以取得执业资格等问题。

  在此基础上,业界指出,以河北省为开端,西医开中药不但不会杜绝,在明确路径之后,还有进一步大发展的趋势。可谓实现了大反转。

  按照河北省两部门要求,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取得中医类别执业医师资格或《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经所在主要执业机构考核,确认中医药专业技术达到相应水平,并填写《河北省非中医类别医师提供中医药服务登记表》,在批准该机构执业的市、县卫生健康委(局)中医药主管部门登记(市直、省直医疗机构在同级中医药主管部门登记)后,可以在临床工作中提供相应中医药服务。

  这意味着,非中医类别的执业医师,可以通过获得相对容易获得的《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书》,具备开中成药处方的资格。尽管在一定程度上也符合国家卫健委提出的要求,但“门槛”大大降低,也是不争的事实。

  河北省两部门发文还规定,四种情况下,经所在执业机构考核,确认中医药专业技术达到相应水平的,可以在临床工作中提供中成药、医疗机构中药制剂、中医药适宜技术、中药饮片等4类中医药服务:

  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经过不少于1年系统学习中医药专业知识,经辖区县级以上中医药主管部门或所在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考核合格后,可以在临床工作中提供中成药、医疗机构中药制剂、中医药适宜技术等3类中医药服务。

  在乡镇卫生院或村卫生室执业的非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取得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经所在主要执业机构考核,确认中医药专业技术达到相应水平,并填写《河北省非中医类别医师提供中医药服务登记表》,在辖区县、市级中医药主管部门登记后,可以根据医疗诊治情况和需要,独立从事一般的中医执业活动。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的非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以西医为主的乡村医生,参加县级以上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的中医药适宜技术推广培训班并考核合格的,可以在辖区内提供所学的中医药适宜技术服务。家庭医生签约团队中的非中医人员,参加县级以上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的针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中中医药服务内容的培训并考核合格的,可以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中提供相应的中医药服务。

  业内人士指出,其中部分条款与国家卫健委发文一脉相承,确实会在一定时间内限制西医开中药行为,但在河北省,难度在一定程度上会有所降低。预计未来几年内,将有大批非中医类别医师集中获得相应资质。

  事实上,河北省是中医药大省。根据河北省委办公厅与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今年年初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中医药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到2025年,该省中医药产业竞争力要显著增强,其产业总规模超1700亿元。

  另据商务部预测,到2020年河北省的中药材种植面积将达到300万亩,位居全国第二。这或许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河北省如何重视中医药的原因。但无论如何,中药、特别是中成药在未来的使用中将受到严格规范,告别野蛮增长,已经是必然趋势。

  可以看到,即使河北省,对中药、中成药的用途也给出了三个清晰的定位——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

  上述5条获得中医药服务资格的途径中,也有两条侧重于基层医疗体系。特别是存疑和家庭医生,几乎是经过有关部门组织的培训,即有机会获得提供中医药服务的资格。业内人士认为,这也符合中医药长期以来“简便廉验”的特色,以及保基本的定位。

  而以此为基础,中药产业千亿市场下沉的趋势也已显现。可以看到,尽管国家卫健委发布的首批重点监控药品名单中未涉及中成药,但在随后跟进的省市中,已有大批中药注射剂遭到规范。结合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对辅助用药的限制,基层已经成为中药,特别是中成药的首选。

  需要注意,中成药在大医院受限,滥用是其主要原因。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动辄过半的回扣驱使下,中成药一直深受临床“厚爱”,也激发了其市场年复合增长率超10%的增速。到2018年,我国仅中成药的销售收入超8000亿元。

  因此,如何在促进中成药下沉的同时,避免新的滥用,也成为有关部门需要考虑的问题。业界认为,除了加强对中医理论学习外,未来或将有更多的规范性文件出台。

本文链接:http://harderweb.net/fushou/2159.html